欢迎来到微商资讯网

江淮汽车困境:再次涉嫌排放造假 2018年亏损近8亿元

编辑:shixunjie      来源:微商资讯网     

2019-05-09 09:37:10 

这家车企高管降薪50%,第二年还是亏近8亿,如今又涉嫌排放造假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 | 李星  编辑 | 李净翰

5月5日,一则来自北京生态环境局的公告,将正处于业绩断崖式下滑、净利润首现负数的江淮汽车(600418,SH)再次推向舆论的顶端。

根据北京市生态环境局的公告显示,拟对江淮汽车涉嫌机动车生产企业对污染控制装置以次充好,冒充排放检验合格产品出厂销售的行为进行重大处罚举行听证。

对此,江淮汽车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采访时表示,北京市生态环境局指出的涉嫌冒充排放检验的合格产品问题主要集中在江淮商用车的货车上,具体处罚与否,还需等听证会结果最后公布。

屋漏偏逢连夜雨!江淮汽车不仅因排放问题被相关主管部门“盯上”,在日前公告披露的2018年年度报告和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均显示,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呈现下滑。其中,2018年江淮汽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亏损7.86亿元,成为江淮汽车登陆资本市场以来的首次负增长。

江淮汽车在公告中解释称,净利润下滑主要受宏观经济下行、汽车行业增长多年来首次转负等原因影响。

从最早的传统商用车,到向乘用车转型,再到发展新能源汽车,江淮汽车一直在寻找自己的方向。但现实总是残酷的,江淮汽车的转型之路并不平坦。

货车嫌疑最大

事实上,关于拟对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涉嫌机动车生产企业对污染控制装置以次充好,冒充排放检验合格产品出厂销售的行为进行重大处罚一案的听证公告于3月29日就在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官网进行了公示,原定听证举行日期为4月15日。

此次是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发布的一则延期公告。根据此次公告内容,因当事人江淮汽车主动申请,把原定于4月15日举办的听证会,延期至5月16日。

1

图片来源:北京市生态环境局

据了解,目前,江淮汽车相关部门还在配合主管部门对“排放造假”事件进行调查。上述江淮汽车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此次被“点名”的原因,主要集中在江淮汽车销售的货车上,对乘用车销售没有关系。“至于是否会对江淮汽车当前发展造成影响,还需等待听证结果。”

当然,这并不是江淮汽车第一次被质疑存在“排放造假”问题。2014年,在部分地区率先实施国四排放标准之时,江淮旗下重卡就被央视《焦点访谈》曝光,称其通过修改车辆合格证上发动机的型号和编码,以国三冒充国四。

尽管江淮汽车方面对该事进行了澄清,称央视曝光的“排放造假”行为系经销商所为,将严格管理销售渠道。但《焦点访谈》调查认为,这种排放造假没有厂商的配合是做不成的。

不过,对于此次听证会的结果,江淮方面却表现得很坦然。据了解,届时,江淮汽车将安排相关技术人员参加听证会,并对公告中指出的涉嫌造假相关问题进行逐一说明。

“据我了解,公司不存在排放造假问题。”上述江淮汽车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不过是否会被罚或被罚多少,一切需等听证会结束才知晓。

高管降薪难止跌

2018年江淮汽车全年业绩首次出现亏损。

江淮汽车2018年年报显示,在2018年度报告期内,江淮实现营业收入约500.92亿元,同比增长1.9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亏损7.86亿元,同比下降282.02%。

1

图片来源:Wind

净利润下滑,与销量下滑密不可分。2018年江淮汽车销售各类整车及底盘约46.24万辆,同比下降9.48%。

江淮汽车2017年业绩下滑时,曾效仿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和总裁王凤英的自罚方式,在公司内部实行降薪。江淮汽车曾在2017年年报中描述称,“由于公司业绩下滑,公司经营团队进行了降薪,其中董事、高管团队平均降幅50%,以强化经营团队的责任担当。”

但降薪并没有使江淮汽车的业绩止跌回升。江淮汽车2019年一季度报告显示,1-3月,江淮汽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0.65亿元,同比下降69.13%。

对于亏损的原因,江淮汽车曾在《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中》中解释称,主要是由于非经常性损益政府补助减少所致。今年一季度,江淮汽车政府补助较上年同期减少约3.25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事项后,江淮汽车今年一季度业绩预计较上年同期增加1.22亿元左右,同比增加约79%。

由此可见,新能源汽车补贴对江淮汽车全年业绩表现影响颇大。江淮汽车2014年~2018年财报显示,其近五年净利润分别约为5.29亿、8.58亿、11.62亿、4.32亿及-7.86亿元。在这五年中,江淮汽车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约为2.62亿元、3.48亿元、4.11亿元和6.02亿元、12.78亿元。

“江淮汽车的兴旺与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紧密相关。随着新能源补贴逐渐退出,江淮也将面临巨大挑战。”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对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说。

转型不顺拖累业绩

江淮困境与其转型战略不无关系。

2001年,瑞风商务车下线,拉开了江淮汽车“商转乘”的序幕。随后在2004年,江淮汽车正式提出“商转乘”发展战略,之后又确立了“商乘并举”的发展战略目标。

在贾新光看来,江淮汽车在采取“商乘并举”发展战略时,未能清晰地将其发展商用车的市场定位与发展乘用车的战略定位区分开来,这给江淮汽车向乘用车转型造成了一定阻碍。

从2017年开始,江淮乘用车销量开始急转而下。当年,江淮乘用车销量约为22.22万辆,同比下滑39.51%;2018年销量约为19.75万辆,同比下滑11.12%。今年一季度,江淮乘用车销量仅为4.83万辆,同比下滑13.61%。

对此,上述江淮汽车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面对当前的困境,江淮汽车正在加快对旗下产品结构进行调整,将推出更多适合市场需求的车型。

汽车分析师颜景辉认为,“与竞品相比,江淮汽车打造的产品技术特性和价格特性都不够明显,不能更好地吸引消费者的眼球。”贾新光则认为,江淮汽车转型不顺的最主要原因是,缺乏对产品核心技术的掌握和品牌战略定位不清晰。

当然,除了在乘用车市场受挫外,江淮在新能源市场也遭遇困境。2016年前,江淮先后推出包括iEV3、iEV4、iEV5等多款纯电动车型,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在2016年江淮欲借iEV6S大干一场时,一连串的突发事故让其措手不及,其中包括iEV系列车型多起起火事件以及三星SDI未能进入工信部公布的《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企业目录等。

因江淮iEV6S采用的是韩国三星SDI电池,致使iEV6S因不能获得财政补贴而库存高企,开始转向预订式生产,这使得江淮汽车错失了进一步抢占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先机。

“江淮汽车推出的车型均主打‘亲民’路线,尤其是10万元以下的A00级新能源汽车。但与A00级新能源汽车早期受市场欢迎不同,在消费升级大潮下,这类低端车型已不能满足市场需求,江淮汽车急需向中高端车型转变。”能源基金会交通项目主任龚慧明对记者说。

数据显示,今年1-3月,江淮纯电动乘用车销量累计约1.12万辆,排名同期国内新能源乘用车企销量第六位,已被第一梯队的比亚迪、北汽新能源远远甩在身后。

与蔚来牵手的风险

事实上,江淮汽车向中高端品牌转型的意识早于北汽新能源,与蔚来汽车合作就是一个例子。2016年江淮与蔚来汽车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预计整体合作规模约100亿元,共同推进新能源汽车、智能网联汽车产业链合作。

“江淮与蔚来合作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想借助蔚来品牌实现产品向中高端转型,毕竟江淮已经给市场留下了做经济型轿车的品牌印象,再延用江淮品牌做中高端车,打开市场会比较困难。”一位熟悉江淮汽车的业内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说。

为了打造蔚来汽车的产品质量,江淮也是不惜重金。据记者了解,江淮汽车计划为江淮蔚来工厂总计投资23.73亿元。截止到2018年年底,这一投资金额已累计超18.24亿元。

“这个工厂是由江淮单独投资的。”一位接近江淮汽车的人士曾向记者透露,“尽管新工厂对外是江淮汽车与蔚来的合作项目,但主导权掌握在江淮手上,蔚来只是在建设过程中提供指导意见。”

截止到3月底,蔚来汽车ES8累计销量超1.5万辆,而江淮蔚来工厂的年产能为10万辆,虽然蔚来第二款量产车型ES6也已确定由江淮代工,但从销量预期来看,江淮蔚来工厂仍面临产能过剩风险,该工厂何时能有投资收益仍是未知。

“江淮汽车想借助‘代工’来改变品牌形象很难,代工只是汽车界的‘富士康’。”颜景辉对记者说,代工生产只能是江淮汽车充分利用其空闲产能,寻求资源最大化利用的一种方式。

更令外界担忧的是,蔚来汽车除了与江淮汽车达成合作外,还分别于与长安汽车、广汽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并分别成立了合资公司。这意味着,蔚来汽车未来的量产车型将有可能在这两个合资公司中生产。

大众才是“拯救者”?

“与大众建立合资公司,有可能是江淮汽车实现品牌升级的一个契机。”龚慧明对记者说。

日前,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网站对大众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众中国)与江淮汽车的江淮大众项目工厂建设项目进行了公示。公示信息显示,大众江淮项目投产后,预计年产10万辆纯电动乘用车,新工厂预计将于2020年6月正式建成,未来将投产A0级SUV、A级SUV和A级MPV三款纯电动车型。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近期“江淮大众将调整合资股比”的传闻,又令江淮汽车陷入被动。虽然江淮汽车连续发布澄清公告,但业内始终有人认为,“大众汽车CEO迪斯在年会上的股比调整表态更多是指江淮大众项目,股比调整有可能会率先在江淮大众项目上有所进展”。

事实上,即便江淮大众合资公司仍保持50对50股比,该项目是否能挽救困境中的江淮仍有疑问。“尽管江淮汽车希望借助于大众及西雅特的合作来巩固自身在新能源领域的优势,但长期来看,西雅特为大众下属的中低端品牌,与江淮汽车合作后对江淮汽车产品力的提升有限。”中金公司(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分析称。

“与大众汽车建立合资公司是单独开发一个平台或一款车型,这并不利于江淮汽车对现有技术的提升。”贾新光认为,目前,江淮汽车需要提升的是中高端乘用车(包括新能源汽车)的核心技术。只有掌握核心技术,再加上清晰的品牌定位,江淮才能掌握赢得未来市场的主动权。

发表我的评论 共有条评论
    名字:
全部评论